•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东园四区6号楼金辉大厦501室
  • 客服热线:400-180-43650

6次IUI,10次IVF,卵巢复苏后竟自然受孕!

我叫Jessica M,今年41岁。我和我先生是住在北加州的一对美国夫妇。我们都是忙碌的专业工作人员。我们开始考虑要孩子在37岁,已经相对较晚。

我叫Jessica M,今年41岁。我和我先生是住在北加州的一对美国夫妇。我们都是忙碌的专业工作人员。我们开始考虑要孩子在37岁,已经相对较晚。我们自己尝试了一年以失败告终,然后在见了生育专家后,我被诊断出卵巢早衰。我的AMH(抗苗勒管激素)水平低于0.1 ng / mL,FSH(促卵泡激素)水平在12至27 mIU / mL之间波动。

至此,我们开始了可以说“疯狂”的生育之旅。我们完成了6个IUI(人工授精)周期和10个IVF周期(不是在Gen 5 生殖医疗中心)。在试管受精期间,我的身体每次都能长起来多个卵泡,但它们很少产生超过1个成活的胚胎。通常会有一颗卵受精,并产生一个形态上正常的胚胎,但是胚胎移植后从来没有怀孕成功。在我们的生育旅程的第三年中,连续三个试管婴儿周期以“空卵泡综合征”告终,这是颠覆性的结果,因为看似正常的卵泡中竟然没有卵。

我们的医生建议我们休息一下。他说:“您的身体没有按照应有的方式对治疗产生反应。这意味着我们努力的方向或者做法不正确。”那时候,我们可以说在身体和精神上都已经筋疲力尽,甚至近乎崩溃了。我丈夫拼命地在网上寻找可以给我们带来一线希望的东西。

那时,我们发现Gen 5生殖医疗中心提供了两种可以使卵巢复苏的新颖疗法:PRP和EnPLAF。我们了解到,在两种治疗方法中,来自患者自身的血液的生长因子均被注射到卵巢中为了让身体可以募集“更高质量”的卵泡,而EnPLAF提供了一种更“浓缩”的注射剂。我们决定尝试这种“更浓缩”的注射剂治疗,期望它会更有效。

我们从北加州飞往南加州的圣地亚哥,走进了Gen5这家又崭新又漂亮的生殖医疗中心。在与医生和 协调员简短交谈后,我们了解到EnPLAF有望提高AMH水平,并在约25%的患者中产生更好的IVF结果。听起来这并没有很大程度增加我们成功的机会,但我们还是对于医生诚实给予的数据表示赞赏,并决定开始尝试治疗。

整个治疗过程大约花了一个小时(包括抽血,浓缩血小板/生长因子和卵巢注射)。注射是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进行的,虽然有一点疼,但只有几秒钟。那天晚上,我有点发冷和发烧,就像医生所预料的那样。可是第二天,我感觉好多了,我们得以好好享受圣地亚哥的美食和美景。

治疗后一个月,我的AMH水平几乎增加了两倍,从治疗前的0.163ng / mL上升到0.352ng / mL。 医生提到应在治疗后3-4个月内看到全部效果。我们感到兴奋但又保持谨慎,希望我们的下一个试管婴儿周期能以移植成功的胚胎结束。

但是,令我们惊讶的是,我们根本没有进入下一个试管婴儿周期!第二个月,我41岁,自然怀孕!怀孕很容易也很顺利,我最近生了一个又漂亮又健康的男宝宝 (还没满月)。我有时觉得像做梦一样难以相信这一切!

我们对Gen 5团队表示感谢,感谢他们为我们带来的欢乐,并希望这个见证能帮助处于类似情况的其他夫妇。